千古凭高对此

认真写文 专业为冷漫喝彩

[原创同人]深情代码

起始


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悠闲逛街的嘻哈族,也没有不谙世事的高中生。看似清澈的天空不时会出现无法交流沟通只知破坏的“异形”。
人类已从食物链顶端跌下,再难以恢复过去的荣光。即便而今还拥有着一片土地,也不过苟延残喘。

一一这一切,凛堂萤心里是清楚的。

拥有家族背景、性格冷淡凛然,加上从事过涉及社会黑暗面的工作,在而今各防卫都市不超过20岁的年轻一代成员里,算是很成熟的了。她早就从表面平静的日常之下,察觉到了那萦绕不去的危机。
只是她有公主。那个单纯、勇敢、正义感爆棚、比她还要小的少女,拥有着出身权贵之家、泡在利己主义中长大的自己所没有的平凡而伟大的坚守。她知道很多人说她脑子有病,毕竟在外人看来,公主虽然强大,但智商真的令人着急。

扯远了。回身一甩臂,刀身将一只小型unknown砸进身边的建筑废墟里。一阵碎裂飞溅伴随着轰隆声响和腾起的尘烟,为她那居高不下的排名做了贡献。
可能是战斗即将节束,本就不多的敌人几尽全灭,场上只有零星几处还有战斗在继续。

实力摆在那里,这样的常规镇压别说败北,甚至早已无法让她受伤。每次集体作战,比起杀敌她更多的是在给下属解围。平时全当工作或替公主分忧,只是她也会有烦躁的时候,嘴上不说心里难免会想这些人是来战斗的还是来添乱的。就像东京都市张狂小子所说的,“无能的东西看着就好,一切我来。”但她好歹保留着理智没有那么做,她的目标可是次席,人际太遭以至于领导力下降的话,可是比人类灭亡还要让她绝望啊。

公主是她的一切。不能够跟随公主、站在离她最近的地方给予协助,她活着的意义何在?

说到底,这次的敌人很弱,以至于让她一边作战一边走神。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以后做了次席可是要负责全部的烂摊子,这种程度的集中力可不行啊!
一边想着,她收起刀,在离开前看了一眼位于后方的纯白款指挥车。那里,是本次作战指挥官,现神奈川次席长野传璃的所在地。

防卫都市神奈川,地域拓展任务执行中。

眼皮好重、身体好沉。
有多久没有这种体会了?
救世的英雄死在灭世的神器之下,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笑的了。

鼻中的腥臭,是血肉的味道,熟得不能再熟。难道足以灭世的神器也没能让我死透吗?我已经这么强了?
强烈的危险感袭来,出于本能,我向右侧一滚。说是滚动,其实不过翻了个身。一道闪瞎人眼的亮光从身边擦过,正中刚才躺的地方。爆炸的气浪将我掀飞,重重落地后又是十几个滚,感觉肺都不是自己的了。
现在情况不明,身处的环境也不是很安全的样子,我知道必须保持意识清醒。我真的以不愧对英雄称号的意志力努力抵抗了,奈何人力有时而穷,显然身体已经无法负荷了。
似乎有什么声音由远而近。充斥了火光的背景色里,有什么白色的东西在摇晃。
强烈的晕眩感拢罩着我,在彻底昏迷前的最后记忆是一个虽然单薄却给人温暖安心感的怀抱。

两天后,八重垣青生抱着一个人急急冲进地域管理官办公室,连“爱离小姐”都忘了叫。“妈妈,我找回长野了。”夕浪爱离蹭的站了起来,一头侧梳着的柔和紫发都跳动了一下。南关东最高负责人几步来到门口,“很好,我们去医院。”

神奈川军港。
远方天水相接,近处战船纵列。
白海鸥一如既往地在空中游荡。浅棕灰发色的少女凝视着这一切,双眼一眨不眨。“凛堂,你说,我是不是太依赖长野了。”
凛堂萤就站在她的公主身后。如果可以的活,这个话题她真的不愿作答。因为每一次都是在赤裸裸地提醒自己,她最重要的公主最信任的人却不是自己。
深吸一口气,她听到自己用平稳的声音回答:“公主不需要背负所有,神奈川都市全体愿意为公主效劳。”浅色发少女微微低头,“看来我没说错。”凛堂刚要安慰,一个大喊着两人名字的声音从大道另一端传来,越来越近,正好打断两人的对话。
佐冶原银呼大呼小叫的跑来,远远的就喊上了。“公主,好消息,师傅她醒过来了。”
“什么?”“太好了!”个子小小的少女激动得一蹦老高,常年披在肩上的纯白海军将官服都威风地波动了一下。“我们走。”大步向都市内行去。

凛堂萤一时晃神,从后面盯着那小小的背影。
刚过完13岁的少女外表稚弱、性格跳脱。单这副火急火燎的样子,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人上之人。但真相往往让人吐血,她5岁加入防卫都市、7岁升任一方首席,至今己身在战场5年有余。和很多从少备营补充进来都有15的新成员的相比,早早成了身经百战的“大前辈”。“世界”是力量的她为战斗而生,不用说在神奈川范围内,即使三都市当中她也是霸榜多年、无可争议的头名。她的击灭数与其他人拉开了遥远的距离,差距大得让人绝望。
这就是凛堂茧憧憬的人,名符其实的南关东最强一一神奈川首席天河舞姬。

定了定神,凛堂追了上去。她有什么可沮丧的?之前的最新排名里,她已经是总榜第七了,比勉强挤进前10、明明身在后方还躺进医院、要死要活的“次席大人”可强多了。
只是她好像忘了一件事,那个她口中没用的“次席大人”凋教出的佐冶原,最新排名,总榜第五。

啊,今天的神奈川新晋强者凛堂茧,依旧在患得患失中。

眼前是漆得雪白的墙壁,手边挂着吊瓶,阳光从现代化的推拉窗射入。一时间,我还以为死回了现代社会,感动得差点儿飚泪。
可现实无情得击碎了我的痴想,通过坐在床边向我微笑的女孩。

她有一头深蓝的及颈发,外表干练,瞳孔青幽。那发色的均匀亮泽程度完全不像是染的,还有那压根找不到毛孔的“亮白”肤色、五官比例无一不显示一一这里和我出生的世界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已经有过一次穿越经历的我知道自己再次中奖,又将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我以可称专家的眼光从这房间中收集情报,一边想着怎么骗过眼前这看着就很聪明的姑娘。
看看手就知道是魂穿,这种事有利有弊,关键在怎么挺过第一关。也许是回报我上一世的辛苦,拯救我的小天使很快出现了。

具体的状况是这样的一一
门一声巨响告别门框直向屋里飞去,一个元气满满的萝莉蹦了进来。一边眼珠乱转四下寻找,一边大着嗓门高叫:“璃璃,你早点儿醒过来不好吗?真的担心死我了!”

半天没人吱声。哪儿都找不到长野传璃让天河困惑不已,八重垣青生的盯视更让她有些毛毛的。
使她那颗脑袋重新理解了状况的是佐冶原银呼。棕发男儿风的少女悲呼一声从夭河身边挤过,冲进病房一头扑在正好被门板覆盖的病床边。掀开门板,趴在再次晕过去的长野传璃身上,放声大哭。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