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凭高对此

认真写文 专业为冷漫喝彩

[原创同人]深情代码

“死去”的世界


醒来己经两个月了,可我对再次穿越依然没多少实感。
最让我全身不适的是我这一世竟然是个日本人。曾经我只是生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北方的普通女汉子,即使是在异世界也从未想过会有这种“待遇”。要不是一向没有轻生的毛病,说不定我早就已经试着死一次看看能不能够幸运地回到我最初身处的世界了。

妈妈告诉我们做人要向前看。今天天气不错,为了庆祝正式告别病床,我决定出门走走。

刨去上述纠结,来到这里其实也不算太遭,至少我久违的感受到了现代的气息。宽阔平坦的等级公路、鳞次栉比的住宅楼、高耸入云的管理塔、气势非凡的演战厅,一路走来,真让人心怀大畅、乘风欲飞。
千万别怪我反应过度,任谁在类似欧洲中世纪的地方生活了40年,都会和我一样怀念冰箱、空调、洗衣机的。

大街上行人不算多,而且很明显的分成两种,大致上以20岁为分界点。成年人的穿着与我记忆中差不多,年轻人一一啊不,大多在15岁上下的只能被叫做孩子吧?孩子们则穿着统一的制服。以白色为基,上身是镶着黑色锁边的西服领双排扣马蹄袖类军服,下身男生白西裤,女生是黑里衬的散口白短裙。领囗、袖口、肩章灰蓝色,黑衬衫、白领带、左上臂外侧是灰蓝底色的盾形徽章。每个身着这身衣服的孩子都昂首挺胸、一脸自豪,发自内心的以此为荣。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吗,解释起来恐怕有点儿复杂,还请您耐心听下去。

虽然有点儿中二,但世界已经被毁灭一次了。

突然出现的不明生物袭击地球,杀死、劫掠人类。一开始没人在意,直到东京上空出现了次元门。对方完全没有交流的兴趣,大量从天而降的舰队直接开始了屠杀。
一一世界从此一片腥红,在各种意义上。

人类当然予以还击。

只是神总喜欢开最残酷的玩笑。从手枪到导弹,当军队的武器别说有效杀伤了,甚至无法擦破侵略者一点儿皮的时候,人类能做的只有节节败退。

可是,人类并未放弃。
从几乎毁了整个欧洲的“黑死病”到我离开前夕的“非典”,历史一次又一次向人类的顽强献上掌声。高举“科学”的火把,这个种族从没有向困难低头的先例。
从抗生素的发明到在全世界范围内消灭天花,方法很简单一一收集数据和材料,假设、实验、失败,再假设、再实验、再失败,最终找出弱点,击溃。
只是这一次,上帝没有露出微笑。

由于无法杀死敌人,前线部队只能以大量的伤亡为代价送回偶尔碰巧得到的入侵者身体组织。可研究结果让人绝望一一人类只知道构成对方的物质既不是无机物也不是有机物,甚至并非以原子为单位,以及在人类以往的认知范围内不存在这一事实。
由于对其一无所知,人们给侵略者冠以专有名词一一“不可理解之物”unknown。

战事吃紧,各国上层不得不给出最坏状况下的应对方法。结论是,放弃陆地,乘坐飞机和战舰退往远海。总之就是僻敌锋芒,徐图后计。
但这又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其中最棘手的就数孩子们的安置问题了。人来自海洋,但早已是陆地生物了。适应新环境、抵御自然灾害,以及众所周知的坏血病……面对这一切,成年人只怕都应付不来,更不用说孩子们了。为了规避可能产生的艰难险阻和必然伴随的营养不良,有人堤出了冷冻睡眠、就地深埋的解决办法,得到了各国政府的普遍支持。
但这顶决定一经公布立刻引起了舆论动荡。一部分普通公民坚决反对,进而游行示威。在他们看来,不管再怎么强调客观,这样的行为只能用“抛弃”来形容。况且,在见识过unknown的残酷后,又怎么可以把最重要的后代滞留于敌人脚下?

时间在无意义的争吵中流逝,败局越来越明显。unknown不断进逼,全世界都在上演《楚汉争雄之背水一战》,但再没人能仅凭历史就对刘邦的胜利抱以乐观。

现实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灾难还是降临了。全人类放弃陆地领土,回归大海。日本列岛由于距大陆过近,又是敌人着陆点,也被统一安排全线撤出。政府下令启动冷冻计划,但和一开始不同的是加上了一条自愿原则,且以15岁以下的优先。
终于,不管愿不愿意,大多数孩子都被留在了陆地。

一如希腊神话里的潘多拉,在满匣的绝望之下依然会有希望的存在。

因为是在战时作为保护措施的紧急冷冻,很多孩子都沉浸在恐惧和忧虑中。残酷的现实发人深醒,让人长大。在睡眠舱里,有着太多思考的孩子没像身边认了命的同伴一样睡熟,而是做了个长长的梦。
一一梦里,有他们最重要的东西。

不知不觉已走出了都市,大海遥遥在望。
仔细琢磨琢磨,第一世短短24年人生全部是在内陆度过,第二世倒是有四分之一的人生都飘在海上。只是那时不是在赶往某地的途中忙着想应对方案,就是全神贯注的紧盯着四周的风吹草动以防不测。
想想好歹也是拯救了一个世界的大英雄,竞是从来没试过卸下全部负担好好看看海。很久没活动了,今天又难得有兴致,所性去一次最外围看看海景吧。

“海萤”,这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名字,却属于人类控制区边缘的前哨站。
它是一小撮以兼具瞭望功能的海滨观景大厦为中心,设施齐全的椭圆形建筑群。人从管理局大楼次席专属病房高高的看下来,大方简约的设计让这与印象中完全不同的哨所更像头一世旅游景点专门兴建的海中明珠。加上横穿其中、连接两岸的水之大道,像极了戴在东京湾这高贵淑女晶莹蓝颈上珍贵的宝石顶链。

驻足引桥,眼中昰被海染蓝了的天;鼻端是被海熏咸了的风。放眼望去,云天尽揽一一这里是整个南关东管区迎击unknown的最前线。每一天,东京、神奈川两校的巡逻队会不定时出动,歼灭前来窥探的敌人。时不时还会爆发大规模的战斗,由首席或次席专门带队前往增援。
走上这些天时不时听人提起的“水之大道”,大海扑面而来。
不愧是动漫世界,海水是从未见过的湛蓝。一边打定主意绝对要找个时间游一次泳,我靠在白色的水泥栏杆上,继续整理新世界的现代史。

人类从未放弃,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其实核武器对unknown还是有效的,但没人比制造它的人类更清楚它的可怕。核武早已被定为人类灭亡后启动的“复仇幽灵”,在撤退的同时悄悄布满了陆地上每一个角落。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