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凭高对此

认真写文 专业为冷漫喝彩

[原创同人]深情代码

千山红叶(千叶卷)
初见一一黑手党小Boss


边走边想,不觉已接近另一侧的桥头。
心情整理到了不会波翻浪涌的程度,也该就此打住。节束这场突如其来的放飞自我,回归训练的日常,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了。

虽说对救世没兴趣,但不管名字换成什么,我这个人都没有屈服的习惯。
长野传璃,既然使用了你的身体,以后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不管你以前经历了什么,我来背负。我只许诺,绝不让这个名字蒙羞。来到这个世界那天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一一我不会让它发生的。

脚尖一悬,我转了个身开始往回走。两步刚过,我停了下来。
身后一声枪响,脚下多了个坑。

这里,应该还是“自己人”的防区吧?
怀着如上的困惑,我回过头去。

“水之大道”本就是防卫体系的一环。道路宽广而且有多条复线,所有通路两侧都有坚固的掩体。而现在,引桥与主体部分相接的桥头堡那边,掩体一线有不少人。可以看出他们本来都在各自闲聊看景,但现在,他们都围过来看热闹了。
三四个人站在掩体墙头,其中一人正在收枪。
然后我听到了如下对话一一

“喂,那儿那个妞真正,不是吗?”
“看那长腿,看那皮肤。啧一一”
“那个,太失礼了。姑娘,你来这里做什么,很危险的。”
“哟,我们的小废物怜香惜玉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是换了身衣服,可这些人说的是什么?

坦白的说,我这一世的外表放在第一世都可以当超模了。细嫩莹润好似会化去的肌肤,一对深红的桃花水何澹澹。深紫的长发有着丝绸般的垂坠感,被风吹动,就是一部美发广告。大小适中的嘴,自然粉润的唇。巴掌大的美人儿脸,1米69的身高让比例更加完美。精致的身体有着最流畅的人鱼线,极其纤细同时也很饱满的四肢、形状诱人的E杯天然美乳。如果这算是我上一世劳心劳力拯救全人类,最后反而被诬陷,以憋屈的冤死在某些人阴冷权力欲之下终结的补偿,我决定原谅命运。

一一不,等等。

我无法忘记。
那于6岁时救起,几乎陪伴了我一生的爱宠,就在那一天,挡在我的面前。那把“冥王的砥砺”是先穿过它、再穿过我的。

果然还是无法原谅。

摇摇头把往事排除出脑海,专注于眼前。这些人身着统一的制服,以黑为主色调,男子黑西裤、女子黑色厚纱短裙。上衣铅灰色衬衫,男生颈系黑领带、女生佩带黑色蝴蝶领结。统一的黑色西装上衣,袖口一排三颗黑袖扣,距离边缘一指多些的地方围着一圈白边。
资料里看到过,这是三都市中另一个一一千叶的制服。

啊,原来是过界到千叶的防区了。
那说明一下情况就走人吧。

我向千叶的人说清楚是无意路经此地的神奈川战斗科人员,哪知这群人本来微带调侃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轻蔑。
“神奈川?那不是包揽了前10一半名额的大牌吗,什么时候有大小姐混在其中了?”
“就是,仗着天河首席一个个鼻孔朝天。难道这样就可以掩盖大脑发育不良了吗?”
“天河首席被叫做公主也就算了,难道神奈川因此就变成了贵族聚集地?”
……

我扫向看热闹的人群,里面确实有些欲言又止的,不过是极少数。
就没人管管吗?从以前看资料就觉得千叶的校服,特别是男制服穿起来比起学生装更像黑手党。现在看来,“物似主人形”,千叶校终于变成黑社会了。

但是这个话题与我无关,回头继续走我的路。背后传来叫嚣:“喂,我允许你走了吗?”
感觉到指向自己的枪口,我的眼神终于锐利了起来。别说本就没有忍气吞声的习惯,单凭我次席的身份,这样对我开枪,只要不出人命,我怎么收拾他们都是没关系的。

这个世界可是有“首席制度”的。

说起首席制度,就不得不提一提这个世界的教育体制。
防卫都市同时也是高校,因此并不只招收能力者。学校分为战斗科和工程科。没有能力的普通孩子们可以直接进入,就读工程科。学习各类后勤技术,将来接大人们的班。持有固有世界的孩子先是进入少备营就地进行基础的战术和体力训练,合格后加入防卫都市,就读战斗科。
学校的选择是开放的,由学生自愿报考心仪的学校,落选的考生则服从调配,一般遵循就近原则。但战斗力出众又或能力特殊的孩子则由管理局指派,以平衡各校战力、优化战斗配置。长野传璃出身横滨少备营,就是因为拥有适合指挥的能力才被指定去了神奈川。

为鼓励上进和选拔人才,各校按击杀数排名。不同排名拥有不同待遇,高位者还有着种种特权。每个地域另设总榜,总榜上排在高位的还有升调总部的可能。那样一来,既可以呆在安全的后方又不会被人说成花瓶。
防卫校实行高度学生自冶。首席与次席统称学园代表,是战斗行动和日常运营的总负责人。一般由都市战斗科顶尖战斗专家担任,虽说因为是公选,人望与领导力也占一定分额,但他们的主业是战斗,能信服的当然是强者。因此历来当上次席的最差也是本都市排名靠前者,而首席更是只由头名担任。
首席要对本都市的一切行为负全责,对外代表都市形象。也是全部作战行动的总指挥,都市名符其实的灵魂人物。次席则起到辅助的作用,类似副官。
身上压着大把工作的同时,首席次席在都市中拥有绝对权威,他们说的话就是命令,原则上必须服从。虽说在其它都市那里没有什么权力,但类似这种拔枪相向已属于对权威的践踏,当事者不论会遭遇什么都没话好说。

就在我缓缓回身,准备给这群黑社会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时,一只同样穿着黑手党衣饰的手臂从那两个叫得最欢的家伙颈后绕过,在每个人的头上来了一下。两个被敲得脑袋一缩的恶党张牙舞爪地回过头准备挑衅的时候,入眼的是顶着一头短碎发的高个子男生。
“你们是土匪吗?扮演坏人让你们那么兴奋?又没人发奖金。记住,这是工作,而且只是工作而已。”

感觉到这两头狼狗嚣张的气势瞬间跌破零点,我带着几分好奇打量来人。而对方正单手熟练的甩枪上肩,从那两人让开的地方走到工事墙上沿的边缘。

身着千叶的制服一一这一点毋庸置疑。衣饰头发与周围意气风发的少年一样整洁,但给人的印象意外的暮气沉沉。明明有着不错的脸型,却被一双仿佛睡眠不足的死鱼眼硬生生破坏了个七零八落。
这人的皮肤是那种病态的苍白,可是身体骨架却明晃晃的表明他一点都不文弱。肩上是配着红外瞄准器的高级阻击步枪,那东西分量不轻,但在他手中不比一把折扇来得碍事可为明证。唇片很薄,嘴是很符合东方人审美的大小。黑发黑瞳一一正宗的黄种人。

我们一上一下对视。他的眼中没有惊艳;我的眼里带了点儿欣赏。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