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凭高对此

认真写文 专业为冷漫喝彩

[原创同人]深情代码

泄密一一动手还是不动手,这是一个问题


我低头,一件蓝水绿色女式多层晚礼服映入眼帘。
繁复的下摆全靠紧身的胸腹部分固定在身上,环绕肩膀的纱带松松的搭着。颈上一条绿松石打磨的圆珠串一端落入小小年纪就“深不见底”乳间,腰上的紧身部分与堆纱间也装饰着一串同样的饰链。双手隐没在一双一看便是精心打造、与礼服同色,一点也没遮掩了流畅手型的短筒手套里。脚下两寸高跟颜色略深,混着些黑,通体一色。

看来我必须好好反醒。
一方面是适应新装备,一方面还是因为在欧洲中古呆得久了,晚礼服什么的早和大衣一个概念了。上一世别说围观,就是围殴也常有。对注视和窃窃私语已达熟视无睹的境界,加上这一世那张脸,一切视线都有了最好的理由一一
所以……

在自己没发现的情况下招摇到这地步一一坑爹呀!

千叶的众位,对不起,我如此奢侈。

“至于带走你,”对面的少年放缓了语速,似在斟酌用词。
虽说关于衣着的方面有所疏漏,但对千叶的情况,我还是做了不少功课的。
做为三都市之一,千叶的状况确实有点儿尴尬。

在心里叹了口气。一般处理这些人员过界的小问题,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对于他在这件事上采取明显“油盐不进”地蛮横行径,原因就是多方面的了。

首先,是这些年的排名。在总榜上,千叶已多年只保有一席。从去年起稍好一些也不过两席,无法与东京、神奈川鼎足而三。做为一所防卫高校,千叶在三校中的地位岌岌可危。
其次,是近几年的招生情况。
这一情况是从七、八年前开始的。曾经刚反攻大陆成功时,苏醒过来的孩子下意识的抱紧昔日的幻影不放。那是千叶最辉煌的岁月,参观之后,几乎所有人都选了有着毁灭前风景的千叶。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基本稳定的生活过了近十年后,人性中追求新鲜刺激的一面再次不安分起来。
也许是人们都在向往与日常不同的趣味人生吧,少备营出来的人更倾向于充满异国风情的东京和热血军旅风的神奈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确如千种所言,千叶校入读生的质量越来越差。其它两校分别以欧洲绅士和无畏军魂为核心的校园文化逐渐成形,相比之下,主打“回忆”的千叶就显得落伍了。

年轻人都有攀比心之心,有了相关的天赋当然希望变得更强。没有好成绩吸引不到优秀的能力者,没有优秀的能力者就拿不到好成绩。恶性循环,这些年来千叶的处境每况愈下。在排名就是一切的大环境里,一如第一世重点大学的毕业生在普通大学毕业生面前的心理优势,千叶不知道吃了多少亏,连带着千叶的学生在其它两校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如果不是千叶还负担着秘密任务,如今在前十中占到两席都是不可能的。
干种霞的处理方式,让我想起了清政府面对列强时的外交豁免权之争。关键不在这件事儿上,而是个面子问题。所谓不蒸馒头争口气,想来也是满拼的。

想通了这一层,我对这个尽责的干部生出了几分敬意和同情。大概是眼中的变化太明显,对方口气颇有点儿欲盖弥彰地强硬。“这是规定,我必须执行。”说完不像刚才般留出时间等我反应,直接在挡板上敲敲。
随着隔板打开,对话结束了。

对于可以重新看到外面的景色,我表示心情不错。不少人家院子里都种着花草莱蔬,让看了整整四十年魔幻植物的我体验到久违的亲切。
还没等我感慨完,对面的“黑手党”说出了真正叫我不得不一探究竟的话一一“这身是术装,所以你这样打扮不完全是在招揺,我替下面的陪个不是好了。”
一瞬间,明明车开得很稳,我脚下的影子却晃了一下。

术装,人类另一种对unknown特效手段。
中世纪欧洲原始科学和神秘主义的残章,被近代科技击溃以后只剩传说和神话。但不管它们的创造者是否真的博爱,在不可知的灾难面前,古老的技艺再次显示出它的威能。

将庞杂的过程写进术式,在特定的环境下对特定的物品释放就可以达到施放者的目的。无视物理化学定律、常温下直接操控原子核与电子的技术一一炼金,在前所未见的异生物面前重新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而聪敏富有想象力的被选中者们从先人的手中继承其物,吃透内涵,再衍生出新的“术”。
掌控“造物”之力者,人们称为一一炼金士。

使用炼金术对抗unknown有两种手段。

古时候讲究万物有灵。人们把1具有特殊意义或突出特点的物品以炼阵固化之后,可以让与之亲近的人使用炼金术。人们称这种炼金产物为古器,但遗憾的是制作这种高级炼金成果的技术随着科学对“迷信”生存空间的挤占失传了。
另外一种则是由天才的炼金士以攻防器具为制作目的,完全独立制造的可以发动炼金术的物品。这类东西可以发动的术式比较单一,没有成长性。好处是听话,只要有炼金才能的人都可以使用。这就是之后在人类中普及开来的“术装”。

只不过,使用术装也是有限制的。

首先是使用者。
当然,所有炼金士理论上都可以使用任何术装。但别的不说,这可是单只对物质的亲合度超过70%这一点就能将大多数人挡在外面、终生无法入门的职业,数量上只能够用“濒危物种”来形容。
相比起来,只使用单一术装的门槛要低不少,只需要与特定术装的相性吻合即可。但即使如此,炼金依然是与大部分人无缘的事情。和在冷冻睡眠中做梦的人数比起来,绝对堪称“稀有动物”。

这种很难培养出可以投入实战数量“士兵”的东西却被小心翼翼的收集、保存,还谨慎地放在日本首府直属三都市之一的千叶做专门的研究开发,足以证明相对于数量而言,炼金有着让人类一方无法舍弃的理由。
这个理由就是战斗力。

东京的法杖、神奈川的冷兵器、千叶的热兵器,说到底,大多数能力者都要借助武器发挥能力。就算少数能力十分适合战斗,但除去完全空手的,没人能不受武器的影响。
换句话说,炼金是只对少数人开放的类似后门的东西,但其做用却是关键的,力量更是压倒性的。一但公开,好不容易获得力量、占据优势,成为新的社会利益群体的能力者们很难不产生骚动,进而引发社会问题。所以千叶虽然一直在秘密进行相关实验,但有关炼金的消息对大众却是严格封锁的。
在长野传璃的记忆里,这顶研究是直接对地域管理官负责的。在一众管理官中只有爱离小姐和求得先生知情,学生中知道这事的也只有首席次席,即便是权力极大的学园代表,在炼金一事上也只有知情权并无管辖权。

立场对调了呢。
我盯着对面放下文件入坐的千种,又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

那么,这个69位先生是如何得知此事的,我又该不该做点儿什么呢?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