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凭高对此

认真写文 专业为冷漫喝彩

[原创同人]深情代码

生下来,活下去


由于千种霞莫明的沉默和我对田园诗般街景的沉溺,直到坐进装着铁窗和智能锁的审讯室,我才有机会报上自己的名字。

“长野传璃。”听了这4个字,对面的千种猛地抬起头,好像面前的大活人一眼没看到变成了一株植物般一一
不,不对。真的要形容的话,是史前的猛犸才对吧?
我知道眼里写满了兴味,也没打算掩饰。真的非常好奇他对“被他找碴儿的当事人是个次席,自己摊上大事儿了”有何反应。

只是我好像失算了,这个叫千种霞的只是目光变了几变,就若无其事的低下头继续办理扣压手续去了。
呃?什么时候次席这么不值钱了!

好歹出身人人平等的21世纪,我对身份之类不是很在意。但确实有一点让我感到不爽。

我身处一间窗明几净的小单间,一桌两椅一床而已。好歹采光还不错,不至于直接让人连想起阴暗的牢房。角落里有单独隔出来的小间,里面装着马桶和淋浴设备。我坐在面向窗口的那张椅子上,侧面正对梳洗台上的半身镜。
夜色一样的紫发飘着粉发带打成的蝴蝶结,被深色衣着强调出来的丰满曲线、圆润双肩、耦般玉臂。嗯,很中看。我确认过状况后再次正视坐在对面的千种霞,很好,依旧平淡地办理着表格手续。

自早上出门就受到要么明盯着猛瞧,要么暗搓搓偷看的待遇。虽说并非自身的期待,但遭到无视什么的……心情还是挺复杂的。

看对面照片、胶水、条码的阵势,一时半会儿是完不了了。我的视线转向窗外,大脑开始放空。

术装由炼金士之手而成,其威力由该炼金士能力大小而定。我这身还有一件与鞋同质地的披纱和一朵海碗大的压花,全身有四件物品是写入术式的攻击设备。双手手套"焚天”、脚下高跟“噬影”、头上的饰品“百花葬”、颈间吊链“囚笼”。是这次受伤后爱离小姐坚决要求给我制备的,明令禁止我不带武器到处乱跑。
一一千种霞说得没错,我的确是炼金物品的使用者。

长野传璃使用的是古器。固定装备是“泊来品”中排名靠前的”智天使套装”:可以在液体气体当中站立、在固体中穿行的希腊走私货“信使的长靴”;专门破坏物体内部结构的爱尔兰自由战线缴获品“雷神的豪腕”;广域脑波操控器、英国政府捐赠物“天庭的葩音”。可使用三种古器排在第二,但实力在三校古器使用者中称冠。
一般高等级古器的使用者对大部分术装的适应性都不差,如今的“地狱新娘”套装由南东京唯一的炼金士空木平和亲手打造。有攻击性的部分只有四处,但全身衣料都有一定抗打击能力。遇袭击自动张开护罩,但套装偏重进攻,因此护罩接不住大功率轰击。这套早年成型的女装功能尚可,只因巨大的裙摆不太适合战斗遭到冷遇。正好我穿它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去前线,而是日常防护。
目前术装使用者中并没有女性,古器使用者中也只有两个女人,另外一个就是千叶次席缇璃丝·亚当。据说这位次席大人总把自己打扮得如上古遗民,所以不管这衣服是否觉得自己委屈了它,我觉得它还是跟着我比较好。

让我不解的还有一点。
古器大多只是寻常物品,只有在主人手中发挥威力才能判明;术装的质地是很有特点,不过并不唯一。身为次席,长野传璃的记忆里有关于炼金的常识,也有包括炼金士数量在内的古器及术装使用者名单。但千种霞这个名字,不在关系者名录里。没有相关的知识,他是怎么看出这些东西是术装的?

古器有灵魂和思想,可以与使用者交流,引导使用者。只是古器是挑人的,大半时候是以血缘为基础传承,威力虽大但限制极多。这是世界范围内最早投入使用的炼金成果类型,现在的千叶首席果也、次席缇璃丝都是使用这类炼金成果的术者。作为千叶干部,难道是这两个人违反保密条例向他透露炼金的事?
那么是谁?缇璃丝曾经是炼金学徒,虽没有成为炼金士,但掌握炼金材料鉴定倒是题中应有之义。只是她一向以升调总部为目标,绝不会沾碰这类有可能受到处分的事。至于果也,倒是个看着冰冷的热心肠。如果碰上什么必要的场合,泄个密还真没准儿。但他只是个幸运的古器使用者,对炼金一向不感兴趣。对相关知识一知半解,不具备传授鉴定方法的能力。其它相关人士地位不及他们俩,只怕没那个胆子自找没趣。

说起来,对那位炼金士空木平和,所有知情人士都抱有敬意。原因无它,单冲着那份辛苦。

训练一名炼金士需要受训者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更需要优秀的指导者和大把资源。因此,炼金从来都是少数精英的小众爱好,对大多数人而言显得遥远、神秘,甚而不太靠谱。
刨去悟性之类的,大量研读典籍,争取把更多术式记在脑内还要经久不忘是得有多困难,我这个生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时代的中国人无疑最有发言权。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不是?

况且只有自创术法的人才能拥有“炼金士”称号,可这对资质和悟性的要求万中无一。学习炼金的人大多只能止步于其外围,出于吃不到葡萄说它酸的心理,这些人转而使用炼金的支节鼓捣出更加容易被理解的、以公式衡量世界的体系,就是早期科学的雏形。
时至今日,科学已经有了自己的脉络,完全脱离了炼金的范畴,但这段历史不应该被忘记。

不仅炼金士,炼金对它的一切使用者尽皆苛刻无比。
不论古器还是术装,它们认可的人少到可怜。通常情况下,同一个术装全世界只有两、三个人可以发挥其全部效用。至于古器,前一任主人不死不可能易主。有时血脉中没有看得上眼的继承人,它们宁可被人当成赝品古董也绝不“屈就”。当真是风标千古……呵呵。

炼金士与普通人的数量比,说是万里挑一也不夸张。可以使用术装的是多很多,但300:1的几率也不能再扩大了。

扯远了。
对问题一一作答,在被调转方向推向自己的表格里填上相关的个人信息以备核查。对面的千种霞不会想到,我一边看似认真地填写,一面在大脑内继续遛号。

以前曾因炼金相关的信息泄漏引发过严重的事件,所以规定所有知情人一但发现类型情况可以将有关人等“保护”起来。在其位谋其政,身为次席的我有权将面前的这个人押回审查。

看在他之前并没有滥用职权的份儿上,我不是很想对这个人有什么不利。尤其是在知道后颈芯片上有问题以后,我本就没什么效忠全人类的心思。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我决定将事情隐瞒下来,必要的时候可以利用一下面前这个人。如今情形看似宁静平和、实则危机四伏,为了活下去,我得学学孟尝君来个狡兔三窟了。
幸好刚才在路上没有冲动。

所谓生活,无非是生下来,活下去。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