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凭高对此

认真写文 专业为冷漫喝彩

[原创同人]深情代码

逼近


千种脸上龇牙咧嘴的表情猛得定格。他姿势不变,只把头缓缓仰了起来。
“你说unknown?”

也许是终于认识到了次席是个什么,千种霞总算对我有所表示一一大门“咣当”一响,我已被反锁在特A级危险人物禁闭室。
这处室内面积是之前的牢房的3倍,宽敞明亮,家具齐全。望着这扇浅绿色的内嵌式伸缩安全门,我感到自己无力地塌缩成一团。
敢于将堂堂一校次席晾在一边的留级生,果然是毫无压力到云淡风清。

一听说前线有警,千种霞立刻跳起来揪住冷面男急切的寻问。只是冷面男对unknown袭击的事并不昰很在意,从他那儿得不到更多情报,只能确定千叶外海方向发生unknown入侵。
千种霞马上整理身上武装准备出战,冷面男则在一边奚落他。
“省省吧。有伯摩特在,不缺你那把枪。”

千种正在检查弹匣,闻言手停了一下,又马上继续下去。“我知道,但我有我的事做。”
"切,早晚你要后悔的。”冷面男哼了一声,下巴朝我扬了扬。“这个人呢,又是什么危险分子?管闲事也不称量一下自己,我话说在头里,只要她想,你的阻击枪报废可期。10名以内的都是怪物,你都留了多少级了,留得把常识忘完了?”

呃……这嘲讽。动漫里面摊无口不是捆绑属性吗?把常识忘完的是我吧。

在那个“丧尽天良”的好心人提醒下,我被换到了以单纯囚禁为目的的房间里级别最高的一种里。冷面男嘴上各种嫌弃,但还是看着我进来才离开去做他的正事。
比起之前那间,这屋子不愧是高级货。虽然从外面看不出来,全部都是钢化玻璃还都连接着报警系统不说,连墙壁、天花、地面都埋入了报警线。一经破坏警报触发,就将引动电玲通知整个大楼对出逃者围追堵截。
窗户是死的,门样式普通,但全都是宇航级别的合金,以人力破坏那是想都别想一一理论上。门上的电子锁外露部分是台嵌入式生物能识别器,直接以基因和能量波形判定身份。密码由控制中心随机提供,一但关合,只能从外部打开。

不过,谁告诉他们这对我有效了?

手掌抚过生物能识别器屏幕,“世界”发动。
“滴一一”门开了,我提着裙摆,施施然走了出去。虽说不是不能暴力破门,但我的积分还不想拿来赔款。

我的“世界”能力是电子设备操控,一切电子物品我都可以在触碰的一瞬间了解并掌握其结构,然后像使用自己的身体一样使用它们。这是个加强版黑客样的能力,我给它命名“虚拟界之王”。这是个很方便的特殊能力,哪里有回路,哪里就是我的领域。除非和我脖子上那个芯片一样由针对性反“世界”材料制成,否则,这个满是仪器设备的世界里,走到哪儿,哪儿就是我的主场。
这是个足以改变敌我力量对比的稀有“世界”,所以不管是我还是以前的长野传璃,从没担心过毕业后的去向问题。因为这个能力一定会被留在战斗序列里,我早晚会当上“留级生”。

别误会,这儿的“留级生”概念与传统意义上成绩差的可怜虫不同。

防卫高校分初、高中各3年,这6年算做“世界”能力持有者的正式服役期,之后便会退役,以毕业形式加入以防卫高校为中心形成的大小城市中成为社会人。
但实际上,很多人都没法呆满这6年。即使4、5岁早早进入少备营,但足足10年才能变成可战之兵这点,让大多数人入读时就己超龄。在加入防卫校后,3年内就会有一半人因“世界”能力出现问题,不再成长甚至退化而被送返内地。余下的人里,又有1/3折于各类战损。这个数量单指死亡和失踪,重伤的已被算进了遣返的行列里。只有剩下的1/3能活着毕业,除去三五个升调总部基地,绝大多数在自己选定的防卫都市就职。
由于宝贵的战斗经验,他们中很大一部分都成了二线兵。其它即使变为曾经自己口中的“一般民众”,颈后用作“能力辅助”的芯片也不会收回。
政府鼓励有能力的民众猎杀unknown,有了芯片就方便了计数和录入积分。不同级别的unknown明码标价,积分可在白鸟银行兑换,1积分可换10000日元。

能力者完全做回普通人是不现实的。杀惯异形的人,有天要他从此成佛,对政府而言也是个损失。
这类人中一半组成松散的工会,以民间身份合作性质的加入一些危险性不大的对unknown事宜。工会的固定成员都把猎杀unknown视为第二职业,个别甚至靠这个吃饭,所以完成得认真严谨。另一半则保持独立自由,以个体身份从政府、军队、工会三方接活儿,类似于打零工。干这个大多都是为了回味或消遣,完成得很随性,信用度就低得多了。

只有能力特别方便好用或战斗力极为强悍的个体才有可能为了稳固并保持整体实力而被留下,继续以正式学生的身份在校。这样的学生就是留级生,精英中的精英。他们不用再上什么课程,平时战斗可以自由参加,但不得拒绝校方指派的任何任务。要么在一般重大战役里扮演压轴王牌,要么在关键性的任务里派上他人无法替代的用场,要么在无法投入太多人手的地方充当强大的单兵战力……
那么,那个千种霞又是靠着什么获得这个身份的?看他在冷面男手下的惨状,战斗力这条可以排除了。
是什么样的“世界”呢?有点儿好奇呀。

门在身后关上。
由于我刚才同时入侵了报警系统并清除了相关记录,我的离开将毫无异常。至于从这里到离开大楼的监控,在将自身形象稙入大楼防御系统并设定为忽略对象之后,这里的主控电脑将会把一切拍到我的影像处理成没有我时的状态送到所有盯着屏幕的眼睛前,还是兢兢业业到连光影效果都看不出破绽的程度。

关押地一定在主战略大楼,那么一直往下走就是任务大厅了。

走在普素地砖辅成的走廊,左侧是一排大窗。并不是一味追求现代化的落地式,而是由排列成长方形的6个正方形小格组成,复古而又怀旧。
只是我没有再多注意环境,从任务大厅穿过离开时也完全不去分神多看一眼。
从千种霞的态度看,我不留神闯入他校守备线这事,怕是完全不会留情面了。公事公办去处理,几个月都消停不下来。要了解千叶以后有的是时间,而今我最感兴趣的是外海那边儿的unknown。

从来到这里开始,这个名字就一直被不同的人反复提起。
就要见到了吗,这个世界人类的死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