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凭高对此

认真写文 专业为冷漫喝彩

[原创同人]深情代码

始动的号角之声


早上还平静得如度假圣地的“海莹”现在比蚂蚁窝还乱。

极目远望,远离战线的海面上,大气一阵阵的波动着。看着本该明朗的天空出现一片片七彩光斑,每一片光斑被冲破,都会有一个体表颜色感人的家伙闯进屏障。它们身后则留下一个个看着充满不祥色彩的黑洞,在屏障的挤压下慢慢消失。
由于基本定位为陆上迎击,“水之大道”已经是千叶最前沿的防线了。但unknown却是从浮标以外的远海跨过屏障,明明有不小的战略纵深可以设置层层阻击,但没有东京和神奈川的支援,这个任务对千叶而言是不可能完成的。虽然不想承认,但在校排名前20的各位全在东京鞭长莫及的现在,只有千种这个校榜69的子弹在2、3海里内保有攻击力,其它人只能等对方进入射程后才能成功击杀。千叶战斗科的人能力多为辅助性质,其它的则输出不强。这个距离下稍不留神就会被拖入近战,一但发生这种局面,防区几下就会全面崩溃。这一点让整个防御网看起来摇摇欲坠,不过每当发生类似危机,总有一道紫色闪电穿空而过,迅速解决危机之后防御火力网又会再度弥合。

14岁的雪格勒•盖拉正端坐在爱车菊穗上,全身紧绷,裸露的双臂鼓起漂亮的肌肉线条。敞篷的车体让他那并不算长的金橙色短发不断飞扬抖动着。他目注前方,猛的提速后,毫不犹豫的抬起前半截车身起跳。车子一头撞入扑来的unknown群中,两片外车壳自车体两翼弹飞。机翼状的钢铁“翅膀”如折刀般从车体中伸出,正面是锋利的刀刃。车子直切入迎面而来的unknown中间,左边的异形被切为两段化作能量,还没等波动散开,右面的刀子早一口气解决了两只。
落地、摆尾、加速、起跳。只是几个来回往复,顷刻间危机解除。刚才散开的人员快速围上,防线恢复。
一个明显刚入学不久的小女生双手握枪斜指地面跑上来道谢,可另一处又发现了险情。顾不上回应什么,车子后退摆头,又一次冲了出去。

身后传来有气无力的抱怨声,耳机里则是“老前辈”的唠叨。
“哪,好无聊啊!还没完事吗?”
“距‘海莹’700米处被突破,请前往支援。“
“别喊了。早说了你呆在家打你的电动就好了,既然来了就别添乱。”
“哥,里斯特凶我一一”
“引桥方向出现新一波unknown,我怕他们撑不住,你最好也关照下。”
回头狠盯了度兰一眼,雪格勒随口反问:“你怎么知道我带着他们?”
对面停了两秒,电波传回对方的轻笑。“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目光一瞬飘远,尽管知道对方看不见,雪格勒•盖拉依然回以淡笑。
"收到,leader。”带着这样温和的表情,口中却是杀气弥漫的命令。“度兰,保护好‘海莹’。”

他身后的后座上,坐着长像完全相同的双胞胎。金色的半长发被精心打理得服贴柔顺,有着可与太阳相比的耀眼光辉。细腻的皮肤似浸饱了月华,如雪堆而成。似会发光的金发垂扫其上,实在让人忍不住担心随时会化去。两人的姿态相反,一个悠闲的听着耳机里的音乐,一派从容;一个脱力般软软趴在车门上,眼中空得可以吸进整个宇宙了。
但不管是哪个,任凭座位随车子剧烈起伏摇摆,他们依旧放空的放空,陶醉的陶醉。对近在咫尺的激烈战斗充耳不闻,认由鲜血飞溅我自岿然不动。

听了雪格勒的话,坐在驾驶席背后那个无聊的马上就精神起来。嘴上嘀咕着“雪哥偏心”、“每次都是先把我打发掉“之类的,手脚倒是十分麻利的一跃而出。正巧菊穗一个甩尾,落脚点直奔茫茫大海而去。更要命的是几只因为速度慢没抢到前排的unknown蜂拥而上,眼看即将发生惨剧。
岸上一直关注这边的千种却只透过瞄准镜扫了几眼,枪口调转,向雪格勒还未冲到的另一边开火。

unknown没注意到,少年跃下的姿势很是别扭。四肢朝上,如无意外会来个屁股着地。可在他即将跌入数只unknown的包围圈时,伴着闪烁的银光,几只unknown不知被什么砍碎,少年则换了站立的姿势继续下落。
他穿了一件淡罗兰色套头衬衣,领口垂着群青色的复古领巾,下身收口的白绸裤在强调了修长的腿型外又带出些许飘逸的风姿。瓦兰的双瞳,金黄的羽睫如留连不去的双蝶。明明是精致如女孩儿的脸,因浓眉大眼的组合让人无法误会。他脚踏一双白色的冰刀,刀刃比一般冰鞋加宽加厚,足有半尺长的刃部之锋锐几可吹毛断发。从两侧看去,亮如镜面,反射着幽冷的光。少年全身放松地加速从空中坠落,没有刻意摆什么pose,骨子里的优雅自然流露。由内而外,美得浑然天成。
一一只是这种美不能掩盖那双冰刀上缓缓散去的能量波动,更没办法掩盖再过不久他就要变成落汤鸡的事实。

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莫非定律。它告诉我们,如果两件坏事碰在一起,让人更倒霉的那件优先发生。
还没等人们想清楚刚才半空的人是怎么脱险的,脚下的海面又生变化。波浪毫无征兆的卷起狂澜,一只足有40米的巨大unknown破水而出,向着无法改向的度兰扑去。

在岸边注意到的战斗科学生大吃一惊,胆小的女生已经尖叫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脚下的刀刃散发出刺骨的寒气,度兰双腿一并,加速迎上巨型unknown。冰刀与unknown接触的瞬间,两者交接的点覆上霜,眨眼间生出冰凌。从接触点开始的扩散有着电光火石也难以形容的迅猛,一个呼吸,由内而外被冻透的unknown在高空坠落的加速度下轻而易举被一分为二。
继续向海面落下,周身弥漫着的冰寒更盛。在低温的影响下,海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一片冰原。附近的unknown来不及撤离,尽数被坚冰锁在原地动弹不得。其间自相碰撞的不可胜数,四散逃窜终及不上冰面的扩展速度。少年稳稳落“地”上,脚下一个转向,以优美的短道速滑在其间穿梭。经过动弹不得的unknown时抬抬脚,游走间将那片海面的异形清了个干净。
耳机里响起千种霞的声音:“海之子没白叫,动作真快。“海莹”的防护壁已经被轰了快2小时,你去盯着点儿。”

千叶的人手重新构建起火力网,度兰已顺着不断延长的冰道去得远了。伴随着一阵阵咯擦之声,之前让上百unknown折戟的冰原溶化消失,连同异形的尸体一道灰飞烟灭。

调回常用波段,回想从瞄准镜里看到的,千种霞由衷佩服。
人在半空,他纯以腰力运腿,脚上冰刀1秒内粉碎了十几只unknown的包围。拥有攻击半径15公里的强力“世界”一一雪国,配以欧洲冰上运动锦标赛少年组冠军的技术。操纵冰的使者,在海洋这个舞台上如虎添翼。
官设是“陆军”的千叶校里,他曾是绝无仅有的海战人才。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