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凭高对此

认真写文 专业为冷漫喝彩

[原创同人]深情代码

前奏


在各防卫高校,想要首席次席地位有两种方法。一是击败本人,一是在排名上压过对方。但只有用后一种有过成功的案例,前一种吗……
别说首席总是那种具有压倒性力量的人,连次席都没有因为被打败而退席的先例。
面对一校次席,本领再大的人也得慎重行事。次席是由首席指定不假,可一旦被公开击败,其威信也会大打折扣。次席身份不仅涉及名望,背后更有着庞大的利益,没人愿意让出。
一方是捍卫尊严和“领土”,一方不过是想更进一步,二者的决心不同。是以即使榜单上排在次席之上的人都不敢说赢面超过50%,其它人就更不愿自取其辱。

不知死活的挑战者得到的,只有一场败北。

棕黑色的夹克在肩部、下摆处有着纯黒的皮面,与棕黑色筒靴搭配得恰到好处。红色的修身直筒裤很好地强调了比例让人惊叹的双腿,从下面的角度看去气势迫人。
只是现场唯一能看到的家伙早就不醒人事了。

监控画面里,长野传璃没多做半秒停留就离开向原本既定的方向去了。走出镜头前,她边走边以审视的目光好好冲针孔摄像机打量了一翻。

要问​千种霞现在的心情,只有一个字一一“靠”。

今天unknown冲得格外卖力。从他来到“海莹”东防区到现在,1小时17分里,他打空了6个弹匣。别忘了他是个负责点射的阻击手,不是玩手枪的,这个消耗量足以说明问题了。
又一次打出了枪里最后一发子弹,后发先至迎上高速绕向前排防线头顶的小型。那粉乎乎的恶心东西在瞄准镜中炸成一波能量散去,一如末日前在游戏机上从显示屏里看到的情景,唯一的区别在于自己手中握的变成了货真价实的全钢热武器。

再次从衣服里摸出弹匣,远处结界的波动仍在继续。他可还记得妹妹的电话里说今天来看他,少备营难得放假,但瞅这架势,那孩子怕是得自己煮意面了。

奔跑在千叶街头,耳坠不时传来指路的电子音。

要问我现在的心情,应该是烦躁居多吧?
在能力上,有人有就有人没有,不论哪个世界都不可能公平。同情?不,那太廉价了。可怜?很多时候等同于侮辱。谁说经历得越多心越硬,我倒是活得久了反容易生出许多感慨。
是的,能力不够突出的人在生活的重压下、他人的冷眼中扭曲了灵魂的不在少数,但也总会有只是单纯向往的心、气壮山河的志。

我看得太多了,那种深切痛恨自己无能为力的泪水。

我认同弱者的努力,更加尊敬为他们提供机会的人。“多卡斯”的出现让那些拥有热血的人得以走上梦寐以求的路,不再因为所谓的“命运”带着遗憾走完人生。
可看看刚才拦路的虫子!福祸相依,古人诚不欺我。

遇到那种人,真是败人清兴。

虽说意外被恶心到了,但我们的人生还得继续。我调整心情,把注意力放回到本来的波段。

远远看到东京湾时就注意到了大片能量爆破的场面。在宽达两里的边岸防线上战斗呈现胶着,双方绞在一起。不时有人受伤,被身边同伴救下。轻些的当场做简单处理后回归前线,重的则被送入后方车辆,等战斗节束再带回医院。
只是这些是我后来才注意到的,自能看到战场的一刻,我的目光就停在敌人身上。

unknown,从醒来后我已听得太多。其实录影带里的实况早就告诉我它们的样子,但我还是习惯眼见为实。
那是以肉色和粉色为主体,身体功能部位呈红色或紫色系的异形。有着软体生物特有的光滑线条的占大多数,这一类行动很机械,大半具有浮空或漂流能力。偶尔可以看到有着类似穿搭般零件的个体,这类外表形象要丰富得多。它们通常于登陆后出现,具有脊椎动物动作灵活的特点。说真的,从人类的角度来看很可笑。
眼前的一切莫名与毕加索的名画《格尔尼卡》相重合,天空海岸不过只会涂鸦的小孩子向他人描述梦境时随手取来的背景板。表情严肃、举动英勇的千叶学生杂处其间,加入制服元素后混合风的场景撇开现实不谈倒深具几分喜感。

动作熟极而流,千种霞乘着脑袋遛号儿的空当,同步完成了弹匣的装填。
平时三校行动总是互相支援,但这次不一样。之前就盛传要配合“多卡斯”系统的正式列装调整今后的出击模式,原本就隐隐自高身价的东京防卫校这次连半个影子都没见到。至于本来很是积极的神奈川……虽说天河舞姬一向秉持“守望相助”的原则,但她和长野传璃的关系可是好到提起这个人能马上想到的除了她的"隐士”风格外就剩这点了。考虑到这次动了长野,神奈川很可能袖手旁观,但平生第一次领教天河的脾气,千种的内心还是免不了有所感慨。之所以还有闲胡思乱想,是知道托被自己抓了壮丁的“三剑客”的福,今天这场看来可以平安撑过去。

不过那个不和群“老后辈”的乌鸦嘴今天倒是少见的大发慈悲。伯摩特•纪逊并没有出现在这里,让对人家观感复杂的千种难得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瞄准镜里,雪格勒和度兰大杀四方。前线虽然不到固若金汤的程度,也不知道这次unknown还有没有后手,但“三剑客”还有一人完全没动手,想想今天应该能挺过去了……呃?!
背后传来汽车声。千种只是习惯性的扫了一眼,旦马上紧张起来。不顾前线还需要支援,调转枪口只是为了用瞄准镜看清楚正在驶向水之大道的车辆。

这一天,站在千种霞身边的人目睹了奇景。他们看见那张通常只有“没干劲”这一种表情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成了一团炭。
那是一辆紫红色的跑车,副驾坐着一个有着橙红长发的高马尾女孩儿。霞12岁的妹妹,千种明日叶,只要看到那一脸经典款“眼神死”没有人会怀疑二者在基因层面上的亲属关系。问题在驾驶席上,那个人是……谁?

紫发金瞳,长着相当有味道的美人脸。披散着的长发、柔美的五官,两手搭在方向盘上,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排列着纵向条纹的鹅黄色无袖上衣。但是,千种霞很清楚那个人是谁一一史上最大倒霉蛋,因为家在千仓所以被叫做“千仓的穷神”。
今年19岁的他已服役完两年,当时的结业成绩是校榜第3。按理说,这种实力不论是工会还是南东京管理局都会抢着要。可实际上,这位英雄倒是在家吃了一年多自己,快要饿死了才在家门口的少备营打了一份单独辅导的零工。作为混得最惨的毕业生,原本每次见到这个家伙自己都要同情他一下……直到妹妹申请了他的一对一辅导。

事实证明就算神明也会放假的。尽管千种拼命请求,一向喝凉水都塞牙的人还是即没有爆胎也没有缩缸,顺顺当当的把那辆粉色的跑车开上了水之大道。
千种霞一把将手中视如珍宝的步枪丢在身边人怀里,也不去管平时一天擦二十几遍的瞄准镜会不会沾土甚至碰坏,更把正在进行的战斗忘的一干二净,以手撑墙跳下内壁,冲来人狂奔而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