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凭高对此

认真写文 专业为冷漫喝彩

[原创同人]深情代码

受教一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所以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来个人给我解释清楚啊!

那个还算有点儿人性的黑手党看够之后一跃而下,将近3米的高差就像解决一个台阶那么简单。他迈着随意的步子走到我面前,“神奈川的啊,下次出来闲逛记得换上制服。想穿私服的话,可以去东京度假。”
我正想请教一下我穿什么与他何干,不想这个看起来可以话事儿的家伙就宣布了处理决定。“所以先来我们这儿坐坐,等核实了身份就送你回去。”
“呃……!”

这货和我错身而过,乘我发呆一把握住我的小臂就要拖人。我反射性的准备把他甩到墙上做壁画,却在听到以下内容后掉了下巴。
"看你这样子一定没带身份证明吧?我也很不想和神奈川的人打交到啊,可规矩就是规矩。我这么弱绝对不是神奈川女侠的对手,还请看在我劳心劳力忠于职守的份儿上放我一马吧。”

本以为这么拉风的出场接的应该是比斗。曾经身为独自一人力挽狂澜的孤胆英雄,单挑这种事没有100也经过80回。本就驾轻就熟再加上从未输过,我有自信让这个人为我的连胜新添一笔。怎么说也得来场枪战,正好让还没正式与人动过手的我松松筋骨。岂料对方竟是不惜自贬,语气了无生趣到恨不能一头倒毙了此残生。
直觉告诉我这人不是很好对付,绝不是如他刚才自承的那么无用。我还没见过有人自暴自弃到这种程度,连系这里是动画世界这一基本前提,这到底是画风不对还是人设崩了?
在我思考以上一系列问题时,对方已经拉着我绕了半个圈进入防线。

总之不管如何,神奈川次席大人在伤好复归的第一天被千叶的不知名人士扣压了。

沿引桥缓缓离开水之大道,一路上看着我发呆的不少,但打招呼的一个也没有。唉!真是三校有史以来最失败的次席了。

我自己明白,这都怪之前的长野传璃太宅了。
一切工作连机处理,训练场、食堂、宿舍三点一线。除了作战任务白天不出门,作战时总是躲在指挥车内。唯一爱好一一收集玻璃制品的满足方法是大半夜跑去通宵店。甚至连次席义务之一的三都市会议都一直缺席,以至于同为学园代表的其它两校首席次席都只见过她的照片。对其它人而言,她就是个代号。

一一所以,我今天是在劫难逃了?

“你叫什么名字?这总得让我知道吧。”我不报希望地问。
“千种,千种霞。啊,女侠不是要打击报复吧?我一个69名可受不住,跪求放过啊。”语调甚是诚恳,面色却不以为然。比起刚才好歹做戏做全套,这更像挑衅。

只是,我已经对这一点没什么兴趣了。如果记忆可靠的话,此时千叶的首席叫果也应市,次席亚当·缇璃丝。果然这个叫千种霞的只是个未见过我照片的无名小卒,那么提我的名字也就没有任何意义。
彻底放弃提前解决的希望,我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景色上。今天本来就是出来放松心情的,而不论从那个意义上来说,“长野传璃”都是第一次来千叶。

下了引桥,我踏足于千叶的地盘。

早听佐冶原说过,千叶的建筑是三都市里生活气息最浓的。今天亲眼见到才明白其中含义。
相比传说中宗教气氛无处不在的东京,我身处的庄严肃杀军旅风神奈川,这里才更接近第一世的日本。我的目光越过近处配枪的战士、静静停在一边的铁甲军列,不远处种植着绿化带的街道两侧,分布着的是那种电视里常出现的独门独院住宅。两三层的小楼参差错落,让住惯了第一世“火柴盒”的我感慨良多。

只是我并没有太多时间欣赏,千种霞拉着我走上一辆封闭式运兵车。门一关,除了前面防护栏杆那头开车的,我能看到的也就是对面的“无趣脸”。正在百无聊赖时,突听对面的家伙向前面开车的来了一句“把防护板关上,我有话要说”。
我惊奇地上下打量这个叫千种的。在驾驶室那边暧昧的鬼扯声中,他无所谓的侧头。在驾驶员看不到的角度,向下的嘴角写满了不屑。
一个对什么都不在乎的人会有这种表情吗?这个千种霞还真是有研究一下的价值呢。

挡板“卡拉”一声落进遭里,司机还很是热情地升起了车箱四周的防弹板。看不成心心念念的街景,我的目光收回投在对面。与挡板外那个不同,我可不会认为千种是要利用职务之便做点儿什么。

对面的黑衣男孩似乎纠结了一下,“对不起。”
“啊?”
看了看我因为惊讶而略显错愕的表情,千种不紧不慢地把话接下去。“你似乎很少到处走动吧,所以并没有意识到‘贵族’两个字是会带来麻烦的。”
“贵族?”原谅我的智商跟不上千种的逻辑,只是看我的样子对方好像更无法理解。“你的衣服。现在物资紧缺,私服这种东西基本上已绝迹了。难道没发现所有人穿的都是制服吗?”
顾不上考虑千种的语气,我脸色严肃起来。“之前受伤,记忆出了点问题。我还以为这是要求。”
千种没想到我这么正式的回答,微微侧脸抬起一只手在后脑勺上揉着。“……也是这么回事。不过,大多数人是真的没衣服可换。当年unknown来袭,是有不少人备下了供未来使用的必须品。可是后来一看多己面目全非,只有有能力使用一些可以扛得住战争级别破坏的设施储存东西的权力者才能保存下物资。所以一一”
千种没说下去,但足够了。

哪里都有等级,资本主义国家的上流社会与下层的关系看当年的一场场共产主义革命就一清二楚了。但这是末世,之前上等人拿来耀武扬威的一切都被摧毁了。特别是“固有世界”出现以后,有钱人家的孩子在成熟、坚定等品质上比普通民众的子女优秀的比例一直不高,再加上庞大人口基数,能力者里平民出身的占了绝大多数。
收复故土以后,政府只收缴了这些人“人上人”手里的食品、药品用于再分配,其它方面则用恢复得有限、因战争未结束而只能维持在最低限度的生产力来解决。所以,当有些人玩着各类消遣物品,变着花样的换衣服,过得和末世前没两样的时候,大多数同样花季的少年少女身在前线、常历鲜血却只有制服可穿。

看到了我了然的神色,千种霞顿了顿补充道:“一般情况下,比较优秀的“固有世界”都在东京;原‘贵族’能力者集中在神奈川;千叶是平民的天下。”
“特别和稀有的能力者集中在政治中心,这没什么好说的,惯例而已。至于位属前线的神奈川怎么成了收容所,则归功于你们‘公主大人’的滥好心。怎么,没发现?神奈川的事务部门是最大的,‘战斗科’一半的成员属于事务部,这可不太像样啊。"
“至于我们,”他神情微冷的呲笑了一声,“不要觉得我们使用热兵器很拉风,一定程度上这属于迫不得已。成员或能力强度不够或人本身对战场的适应能力差,打远程还算勉强发挥作用。而同样情况的‘贵族’却可以进入因为天河舞姬的存在受到政策倾斜,待遇更好的神奈川一一你说,穿着这一身的你出现在千叶会怎样?”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