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凭高对此

认真写文 专业为冷漫喝彩

[原创同人]深情代码

小公务员之死(武器店杀人事件)
直面


姓名:长野传璃
姓别:女
所属:神奈川防卫都市
年龄:15
民族:游已
职务:次席
……

千种霞仔细看了两遍我写的材料,又抬起头,以观赏奇珍异兽的目光慢条斯理地研究起了我的脸。“你就是神奈川那个不见人的次席大人?”
我微笑。

“也不是长得见不得人呀,有必要把自己藏起来吗?”
啊?!
我继续微笑。

本来准备表现一下宽宏大量,谁想这千种霞反倒不理我了。只管把几张打印出来的扫描照和表格钉在一起,又将一个手持的无线扫描器递给我。他的姿势让我想起超市里收银的大妈。
我了然,接过那东西,一手拂起搭在颈后的头发,另一手把设备凑上去。与超市里被扫描条码的商品一样,扫描了颈后那枚芯片。

这动作这些日子已经重复了很多次,但我依然颇觉别扭。
一声提示以后,我把东西交回。千种霞看了上面显示的信息,眼底第一次掠过一抹凝重。虽说一般没有人会冒充他人,但凡事总有个万一。我心中好笑,只要是人,就不免有个侥幸心理。

所以,然后呢?

千种面前的桌面翻开一块,露出内置式平板,继续着接下来的步骤。看着他这份堪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定力,我无语得甚至有些佩服他了。
如果不是接下来另外的事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绝对会把内心积攒的满满无奈倒他一脸。

门毫无征兆的打开再关合,一个存在感淡至近乎无的人走进了屋子。
他面容冷肃,一头短毛寸,只把后脑的留长,扎了个4寸长的小辫。发色浅灰蓝,黑色的吸汗带横过额间。这人的头发少见的厚密,只有三分之一的量,扎起来就是一大把,比旁人全部的头发还粗。简单的枣色无纹浴衣外加一件黑色短羽织,腰里杀着铅灰色的腰带。草履足袋,一丝不苟。年纪比我大,但应该大得有限。脸板得再吓人,那双幽紫的瞳孔深处依旧写满带着点纯真的狂傲。

这些只是多年习惯性的观察使然,我当时唯一的念头是震惊一一
他的隐蔽太完美了。

在充满气体的地球表面,物体的移动必会产生气流。就算再怎么小心,只会对气流的强弱造成影响,无法消除。积累了大量战斗经验的人会生出一种直觉,可以察觉到一定范围内的风吹草动。甚而不用眼睛去看,就能完全掌握对方的动作,有如目睹。
在这方面,长野传璃是行家,我也不差。

可我什么也没感觉到!

尽管他从始至终只是简简单单的走进来,步态从容,但周身的气流没有任何变化。好像空气分子都在给他让道一样,过不留痕。如果不是我正好侧对着门,他整个人就在我眼皮底下,我不会相信有人进来过。
好像在看经过处理的电影,这个人全身都是透明的,只有浅浅的、若有若无的影子。如果不是常年伴我在生死边缘打滚的第六感再三提醒,我几乎以为自己大白天见鬼了。

一望可知十分利于暗杀的技能,但我可不会像庸人一般认为这只能用来耍阴招。水平相近的情况下,如果能在对战中让对手捕捉不到自己的位置,哪怕只有一瞬也足以定下胜负一一这可是堂堂正正的赢法。
真正让我吃惊的不止这些。当我想对千种霞作点儿什么的时候,还不知道我会因此交到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朋友一一一个有趣的大麻烦。

可惜我不过是个凡人,对预知这门学问一窍不通。往千种那儿瞅瞅,果然完全没发觉。看这人只是走到角落里靠墙抱臂站着,身上也没有敌意……桌子那边还有个大累赘不是?能和平共处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收回注意力,继续遛号儿。
和预想的一样,在三都市生活,芯片代替了身份证的地位。不但进出车站、住地、训练场,甚而兼具信用卡的功能,在餐饮、娱乐方面也可以使用。这些天我算发现了,当初没毁掉这东西有多明智一一没了它简直寸步难行。

也许,这也是管理局刻意为之。

本来已经准备无视掉算了,岂料千种霞其人完全可以用作死来形容。一边键盘打得飞快,一边仍不忘嘴欠。“多见见太阳,你看你都白得不是人色儿了。”
我……
我忍不下去了!

在我想认真给这个无视次席的人一点儿教训时,刚才从门口遛进来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我身后。
饶是我自刚才发现他便留上了心,但必须承认,只凭感觉干这个非常吃力。不能转头的情况下追踪若断若续,我两辈子都没有过这种问题。

一股让人全身刺痛的冷意从他身上呼啸而出,如利刃加颈。刮得人遍体生寒,不敢稍动。不是不能动,而是自远古与天地搏斗的祖先留下的本能为了不让身体缺什么零件而死死将人按住。非要说的话,好像一秒瞬移到太平洋正中海拔-10000米处,似乎连灌水的过程都没有就直接沉底儿了。
千种霞早已“阵亡”,冒着冷汗疆在椅子上。

既然放出了气息,再遮遮掩掩也就毫无必要了。之前虚无的感觉烟消云散,在旁人眼里怕是突然出现,吓也吓个半死。

我体会着这股强绝气势,对自己的小命倒并不是很担心。三世为人,能给我危险感的也就那么三五个。这人虽强,不过是构成了一点压力罢了。对方的手扣在我左肩,但我依旧坐得坦然。没看千种脸上夸张的搞怪表情,说明来人是熟人。而且之所以动手怕也是为了阻止我接下来要做的,给千种撑腰。慌?笑话,我可还没动用脉力呢。
杀气混合着脉力,竞然有这么强的效果。嘿,改天我也试试。真·不靠谱前英雄·本人还是无时无刻不在给自己制造快乐。

因为我表现得差强人意,冷面男好像终于看了我一眼。
看看我好像没受什么影响,倒是千种霞已经快要心肌梗塞了。他现在算懂了,自己的手段再继续下去千种霞只怕会先挂掉。眉毛扬扬、嘴唇向下撇,目的没达到反而把无辜给误伤了似乎不是他的风格。

冷面男盯了千种一会儿,才慢吞吞地收回了按在我肩上的手,那份难以置信依旧停留在幽紫色的瞳孔深处。也不知是不是脑抽了,我竟从这相当不明显的不情不愿中看出几分可爱来。

地狱之门关上,身体重又感知到室温。转头看看屋里的另一个人一一
冷面男不愧这一称号,只是目光有些微妙的嫌弃。而我这个“身份不明人士”却笑倒在椅子上,一时半会儿是没法儿停下了。

原谅我实在绷不住,千种的姿势“好像……好像塌方现场,哈哈哈哈……”

笑归笑,我也不是没脑子。
必须承认,杀气足够强,脉力更浑厚到让我惊讶。我是不知道69是总排名还是校排名,但我知道每所防卫高校都有近千名学生在读,哪怕是校排名也是战场上的中坚。可是看千种现在的窝囊样儿,只能证明这冷面男越发的不简单。

也许是头一回发生这种状况,他只得冷嗤一声转移话题。盯着地上可怜兮兮的千种发话了:“你越发不济了,难怪unknown来袭了都没人告诉你。”

评论

热度(10)